苏醒现状在做什么 家庭背景怎样呢?

因12月29日在台北小巨蛋举办的中歌榜群星演唱会后台怒殴“快男”同门师弟李炜,“施暴者”苏醒一直被经纪公司天娱雪藏至今。24日,苏醒通过微博发表声明,宣布单方面与天娱公司解约,并将“通过法律途径为能够自由获取工作的机会寻求解决的办法”。

在苏醒24日中午发布的单方面解约声明当中,苏醒透露自己“数次寻求复工均未被回应,个人事业被继续搁置且至今毫无给予任何时限说明的情况下,我于上周和天娱传媒[微博]的领导们进行了面谈沟通意图和平协议分手,很遗憾未能就解约条件达成一致”,对于这次与天娱高层会面的过程,外界并不清楚,但苏醒谈判之后在微信朋友圈却谈到了当时的过程:

“小苏,其实如果你当初不坚持把唱片约签出去,公司今天也可以把你做到像现在××,××这样。”(记者注:有朋友圈留言猜测,两个“××”分别代表的是张杰和魏晨)

“‘Sorry,哪样啊……’”整个谈判这是唯一的一次我打断了她,我调整了原本慵懒歪斜的坐姿,端正而略带前倾的注视着副总并准备说出接下来的话。或许是这种比较触碰了我又臭又硬的自尊,抑或是早已厌烦了在这种自己不认同的标准体系之下被定位和定价,在她被打断的那一刻,我更加坚信了我的选择。于是我没有提高一丝的语速和分贝,却开始做最清楚的表达:“当年要把唱片约外签出去是入行至今我最不后悔的决定之一,如果让我再选,我还会离开。我不知道你刚刚讲的像他们这样的,他们在你看来做得有多成功,可我一点不羡慕任何一个。而外签这三年来我得到了太多东西。或许你不了解,的确钱没赚多少,名气没有多大,但我太清楚也很享受可以自由自主做自己音乐的那种精神的愉悦和内心的富足,这是我要的东西,我不想说自己太深刻显得装B,但这真的就是我要的。柳姐,不是每个人都一样,至少我并不一样”……她反应了一下,缓和而平淡地说了句:“嗯,那当然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我没有再延伸了,我把它当作话题的中止,我清楚她其实也是个单纯直接内心细腻的人。

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与苏醒谈判的是天娱公司的副总杨柳。至于他们之间谈到的关于解约的实质性问题,苏醒在朋友圈内描述说:“开始进入谈判关于合约的其他细节……尊重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早已不是最后最远最虚无的。相反,它们是最有价值和最重要的……”这段文字表明,与天娱分手的过程并不顺利,但因为已经下定了决心,因此苏醒感到了一阵解脱。

200天无工作的苏醒靠什么收入维持生活?他被雪藏到了什么程度?天娱为什么宁愿他臭在冷板凳上也不愿意和他解约?他与天娱之间的合同纠纷胜算几何?

快男”第一场看片会时,本届“快男”比赛的总导演马昊在向记者介绍今年比赛的看点时,深情地回忆起了自己2007年第一次进入到“快男”导演组的往事,当年司职“快男”西安唱区执行导演的她提到了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两名选手——苏醒和陈楚生[微博]。她说:“苏醒当年是穿着一件他爸爸的西装来参加比赛的,因为他当时刚刚从澳大利亚回来,下飞机就来比赛了,还来不及适应西安比较低的气温。所以看到他的时候,我有些失望,觉得很土,但是当他开始唱的时候,我就惊呆了,因为在那个阶段,像他那样唱歌的男孩子,中国应该还没有。”

有意思的是,看片会之后,记者就接到了主办方的电话,宣传请求记者不要在稿子中提到苏醒的名字,美其名曰:“这是为他好。”至于天娱方面为什么会如此紧张一名艺人的名字会否见诸于媒体,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本来天娱和苏醒本人都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两个孩子之间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发生的一些矛盾,天娱方面只要处罚、教育,苏醒只要接受并道歉认错就可以了。但因为这件事情发生在台湾,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件事惊动了相关部门,并要求天娱方面严肃处理打人者,这也是苏醒一直遭无限期雪藏的主要原因。”

在苏醒发布的声明当中有一段话很耐人寻味——“感谢公司六年来为我的演艺事业所提供的一切帮助,即使无法继续合作,我仍然充分肯定公司在我入行初期为我打造的良好基础以及后来的各种支持。”入行6年的苏醒为什么刻意突出“充分肯定”天娱公司在“入行初期”的打造之恩?而发生了打人事件之后,为什么天娱方面却并不愿意轻易甩掉苏醒这个烫手的山芋?

知情人士透露称:“唱片约签给SONY之后,苏醒在音乐上的一切投入都归SONY方面承担,而演唱会、电视综艺节目等能直接见到收益的一块一直是天娱在负责,对于这样一个完全不用自己花钱,只会给自己挣钱的摇钱树,谁愿意说扔就扔了?”

在这漫长的200多天的“坐监”时间里,苏醒甚至被公司禁止上微博与粉丝互动,仅仅在今年3月5日过生日时上微博通告粉丝自己一切都挺好,且自己不是“遇上点低潮就抱怨示弱作可怜,遇上点高峰就浮夸得瑟各种显摆”的人,让粉丝放心。

据知情人士透露,其实苏醒这个所谓的“都挺好”,其实并不太好。“苏醒一共签了两份合约,演艺经纪约签给了天娱,唱片约签给了SONY。事情发生之后,天娱就有致函给SONY方面,要求停止苏醒一切的演艺工作,也就是说,苏醒所有一切的工作全部被停止了,苏醒也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平静接受了这样的处罚。但他该做的事情还一直在做,写歌、健身、练舞都没有停止。”

记者质疑,停止了一切工作苏醒靠什么维持生活,知情人士透露说:“他与张远(至上励合成员)一起在北京开了一个酒吧,地点在东三环的富力城,也就是天娱北京办公室的对面小区里,酒吧在楼顶,苏醒他自己也租房租在这个小区里。之前基本上就是靠这个酒吧的收入维持生活,不过这个酒吧前段时间停业了很长一段时间搞装修,最近才刚刚重新开业。”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苏醒已经是铁了心要走法律程序解约,并且已经宣布单方面解约,但在官司尘埃落定之前他依然无法参与任何商业活动,知情人士透露称:“打解约官司最基本的一个判定条件就是艺人在解约之前,是否有单方面进行商业活动。”记者猜测,天娱方面有可能针对这一点刻意拖慢官司的进度,知情人士则回答说:“这个应该不会,因为苏醒与天娱之间的合约也快到期了,具体还有多久我并不清楚,这个时候,更希望速战速决的应该是天娱。”记者问一旦官司“速战速决”苏醒的胜算有多少,对方回答说:“按照行业经验来看,苏醒的胜算应该不大。因为他有违反艺人职业操守的行为在先,一般经纪合约都会规定如果有这样的行为,经纪公司是有权利停止艺人一切演艺工作。所以说,这场合约纠纷的关键,其实在于时间。”

举报 分享 2021-09-30 09:37:3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