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获赞中国版基督山伯爵 靖王梅长苏兄弟情太过瘾

作为今年最值得期待的古装IP巨制,即将于明日收官、改编自海宴同名小说的电视剧《琅琊榜》,关注度持续升温,热播该剧的北京卫视已问鼎34城收视榜首。该剧以男人间的兄弟情为重心,打破了此前大多IP改编作品以感情戏为主要故事脉络的格局。而贯穿全剧的,是梅长苏与靖王的兄弟情,助靖王夺嫡过程中梅长苏刻意隐瞒林殊的身份,这一隐一露,制造了不小的戏剧张力。《琅琊榜》也因此得名“良心之作”,对此,导演李雪说,市场需要《还珠格格》,也需要《花千骨》,大家根据自己的口味和习惯去看剧,才对。

臆想:兄弟情让位爱情,成主打

导演:我们已克制,留出想象空间

《琅琊榜》原著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全篇的权谋、复仇以及兄弟情义没有被爱情戏抢去原有的光彩。而电视剧也延续了这一主线,霓凰和梅长苏的爱情所占篇幅并不大,更多的是表现俩人的隐忍与克制。

和相对“薄弱”的爱情戏相比,胡歌扮演的梅长苏和王凯扮演的靖王之间的兄弟情却获得了更多的展现。王凯扮演的“水牛”景琰,十几年如一日心心念念并且信任着被定罪叛逆的挚友,他以低沉的声音吐出一句“我想小殊了”让不少观众动容。而强弩之末依旧咬牙支撑的梅长苏,眉宇之间皆是隐忍,却在昏迷时喊出:“景琰,别怕”,可见两人非同一般的兄弟情。

回应:对于这对被网友津津乐道的兄弟CP,李雪表示,拍摄中实际上已经在克制两人的感情了,并没有因为预料到观众会对此感兴趣而刻意夸大处理,“我们是在自觉地克制、跟着人物性格走向来拍的,我们不会拍得很尖锐泼辣,也不会根据观众的需求来放肆处理人物关系。”至于网友乐此不疲地自觉脑补两人之间的各种兄弟情细节,李雪笑言,梅长苏和靖王的感情也是留给了观众一个想象的空间,“我们所说的男人之间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那种感情相处方式,其实在他俩之间也有一个度。”

不适:节奏过快,非“原著党”有压力

制片人:品陈酿,需要时间发酵醇香

《琅琊榜》开播至今,“原著党”对其改拍评价颇高,认为电视剧高度还原了剧情。然而,对于没有小说底子的观众而言,全剧开场人物接连出场,迅速进入剧情中心部分给观剧带来压力,令人感到“水土不服”。

回应:对于这样两极的评价,制片人侯鸿亮坦言,对于《琅琊榜》这壶“陈年老酒”,得用时间发酵出其“醇香”,“电视台、观众会有一个认同的过程,因为电视台会以过去已经播过的戏来总结经验。孔笙、李雪两位导演的戏,每一部都是前边被大家觉得能不能行,播出后说:‘哦,挺好的。’所以我们是一直在质疑中,不光是《琅琊榜》,我们每一部戏都是这样”。

质疑:霓凰声音太英气,让人“出戏”

刘涛:你让她“撒娇”,但她根本不会

在《琅琊榜》开播后,也有观众提出,个别演员的配音让人难以接受,“靳东原本浑厚的声音变得太单薄、稚嫩,不太符合正义凛然的脸。”霓凰郡主(上小图)的配音也令不少观众表示“出戏”,“虽然刘涛的声音细柔,但她的台词功底好,用原声根本没问题,反而英气的配音显得太刻意”。

回应:事实上,在配音选角上,剧组有特别的考虑:由于靳东饰演的蔺晨风流倜傥,略带轻佻,因此搭配上较为单薄的声音更符合原著形象。而刘涛则表示,“霓凰郡主是一个非常智慧、理性、果敢、勇猛的女将军,根本就不会‘撒娇’。用英气的配音能让观众真正走进霓凰的内心,毕竟霓凰郡主带兵打仗十年了,她需要克制”。

认可:一个抬眸,胡歌拿捏到了隐忍

导演:把脑补画面演出来,他做到了

“逍遥是诞生,长苏是重生。”对于胡歌而言,《琅琊榜》是他十年“转型”交出的答卷。纵然对剧情节奏仍有质疑,但对于胡歌的此次演绎得到的几乎是一边倒的认可。其中一场梅长苏与太奶奶的重逢戏,在原著中对此并未过于着墨,这是一场海宴留白的场景——曾经的爱人霓凰、最宠爱的太奶奶,相见却无法相认,这其中的心酸和无奈不言而喻。然而胡歌一抬眸、一低头,把梅长苏眼神中蕴含的若有所失拿捏得恰到好处,使那些只能让读者“脑补”的情节一下子丰满了起来。

回应:对于胡歌的表现,导演李雪赞誉有加,“你在看原著文字的时候,很容易‘脑补’出画面,但真正落实到影像中,则需要一场场的戏把故事罗列清楚、编制清楚,仅靠脑补是不可能的,观众会觉得不尽情。这一点,胡歌做到了”。在李雪看来,胡歌进入人物状态很快,一开始拍苏宅的戏份时,词量很大,而且不是口语,胡歌不仅要维持一个严肃的、沉稳的状态,还要记住大量的台词,“所以这个对他造成的困扰比较大。”

快问快答

它不是《甄嬛传》 是《基督山伯爵》

新京报:《琅琊榜》对你来说感兴趣的点是什么?

李雪:故事精彩,情节紧凑,而且我觉得这个故事里面有“义”,信义,这个很让我感兴趣。可以为了战友的血债,不惜一切代价,在仅有的生命里为他平反,即使死也不要带着遗憾去死,这个精神内核是我们认同的。

新京报:有人说这剧是男版《甄嬛传》,还有种说法是中国版《基督山伯爵》,你怎么看?

李雪:我并不认同,说实话我没看过《甄嬛传》,但我觉得宫斗的分量并不多,所以男版《甄嬛传》并不贴合。但我一开始看到这个项目时,就脱口而出“这不就是中国版《基督山伯爵》嘛”,我觉得后者还是挺像的。

新京报:这部剧选择在一个架空的历史时代,而没有设定具体的朝代是什么考虑?

李雪:如果确定在一个具体的时间点上,那么创作空间就会被缩小、被限制,而且会被历史学家找瑕疵、比较、较真,反而更束缚,容易变成真的历史剧,但其实这个剧是有传奇性的。

举报 分享 2021-03-26 09:34:03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